流言主义

猫盹:

【COS】★中二病でも恋がしたい!★ 茴香学姐一人的午后zz.zZZ.Z..

 《中二病也要谈恋爱!》 五月七日茴香:波路萌

     摄影:陈哲

     Staff:樱雨下动漫社学长们  大感谢!

在学校出外景不能更爽!学校景色美如画!最喜欢茴香学姐这种软软的妹子嘿嘿~健气又可爱!当然午睡也是人生大业zzzZZZZ....

「東京テディベア」:

『  新  世  界  よ  り  』


渡辺早季:D

朝比奈覚:明臣失

青沼瞬:逆檀

photo:雜燴飯大人

staff thx:邪邪  八力風死樣

後期:明臣失


BGM:

(或者有下載ost1的用21.sad song也行)←找不到在線


part1>http://ashitsu.lofter.com/post/d47f3_838ffb

part2>http://ashitsu.lofter.com/post/d47f3_839199

part3花絮(真·正片)>http://ashitsu.lofter.com/post/d47f3_8392aa


實在塞不下的解決方法((。就算這樣還是塞了兩個長條進去o<-<

還玩了一下竖排XDD



後記:

總算出了一次自新!最喜歡的去年十月番!


先說一下跟片子有關的事情好了。

記得似乎是動畫快完結的時候,想著無論如何都想出自新就算一次也好,(加上我其實是個覺廚(satoru天使嗚嗚)然後就慫恿了好搭檔去出瞬,但是覺得沒有早季不行),就不抱希望的發了個微博問問有沒有誰想出自新。結果真的找到了女主XD,謝謝D子!

因為好搭檔在國外的緣故就一直等到暑假,本來還以為時間挺寬裕的結果最後還是好不容易湊在了一起,都是補課的錯雖然後面延期了也順利生了片子

然後那天其實瞬是剛下國際航班就來出外景的((。

拍片之前還分別跑去踩點,然後D子說我們要不搞得宗教氣氛濃一點,就插了一屏幕蠟燭(……),後面討論了一下還加進去紙垂和風車和燈籠!

這裡超級辛苦D子,因為那時候杭州的氣溫正好處在45度左右(。)晚上也有38度,然後怕燒起來((。D子就給用來漂水上的蠟燭都穿了線。因為我要趕作業了(。)所以很多東西都是D子做的……我也就主要後期跟做了幾個紙垂而已,再次謝謝D子!(猛虎跪地


其實有一點小遺憾,拍片的前面幾天雲彩都非常好看,然後突然來了個超級厲害的人工降雨(……)所以那天天氣不是特別的晴朗。以及本來打算黃昏開始拍,但是吃飯的地方只能從5點開始營業,就變成了徹底的夜景o<-<(

不過總算出片還算順利,也很好玩大家乙XD!


然後原作相關。

修片的時候聽著OST想起很多動畫裡的劇情都快要哭啦(。雖然似乎跟這個片子沒有關係(

其實我覺得從劇情上來說最虐的不是瞬而是其他爲了讓早季順利的活下來而死去人們,嗚嗚o<-<家路so虐……


關於自新真的有太多話好說啦!一開始看十月番的列表的時候就覺得很有意思,然後安定的一個人開始追(。)後面忍不住就推薦給了好搭檔,好搭檔又推薦給了staff二號胖胖大人

寒假的時候有空補了小說,小說寫的太好啦——!其實動畫做的也還可以,除了有時候會出現的11頭身的my覺&謎之四話畫質&崩壞的14歲


總覺得還是有很多地方沒有拍出來,而且這麼有深意的作品很難做到表達中心orz

等二刷三刷(。

爲什麽我總是喜歡這種劇情連貫難以一次說清楚的作品(


纸鸳记.:

拍照一时爽 P图火葬场 好几个G的搞笑片|||简直...........说多了都是眼泪

photo thx 三 邪邪

staff thx 阿花

神原秋人 cn 一之瀨光

栗山未来 cn 原PO 

新堂爱 cn 怜怜怜怜怜怜怜太

名濑博臣 cn SOYAJAM

名濑美月 cn @ D子

 

二月份拍完到现在才吐出张全员照 

我一看到自己的脸就心碎无力....小伙伴们长得那么好看 深深的感到了自己拖后腿|||||发图的时候还被微博鄙视了N次....人丑事儿多(心好累..............)

有生之年大概能P完所有图片的 相信我 真的눈_눈

默默还债去............不要太想我.....|||

咖啡因中毒

草樱:

这几天过着日夜颠倒的日子。不管睡没睡或者睡几小时,醒来就头疼欲裂根本没法工作,原本想戒掉咖啡的也没辙了……


这是瘾,得药医……虽然心理上并不想,但身体这种状态持续起来也够麻烦的。


那些吸`毒的家伙们不知道怎么想的,有哪些精力分我一点好么……一天变成四十八小时才能弥补我的自制力不足啊_(:з」∠)_


纯唠嗑。



顾朝生:

约会大作战

五河士道@疯狂的非常小道 

夜刀神十香@Tiamo-大J- 

photo@摸摸肚子_小线 @飞鱼爱拍片 @Sweety羊羊 

后期:大J

"士道,以后请再和我约会吧!"

【不变之物】黑篮/降赤 完结

「Lost Paradise」:

终于完结啦,从2W字变成了17W+,的确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初衷很简单,想写温柔的赤司,写一个温暖的故事,表现出不同于一般的两个人经历着与众人相同爱情故事的降赤。


他们可能会不懂得喜欢,用各自擅长的方式来表达这种感情,会猜忌,会自卑,会小心翼翼怕惹对方生气,会一不小心说错话做错事,会被包容,会学会理解,会为挑选对方的生日礼物而忧愁,会惊喜,历经一些曾经不曾做过的事情,一同慢慢地渗入彼此的生命,拔除困难。


或许很多方面都仍显欠缺,也曾经停过一段时间没再继续,但终究是完成了这个故事,给予了降赤一个美好的结局。从哪里开始,就到哪里结局,同时,这个结局却正巧意味着另外一个开始。如果说第一次是还没准备好的一头热,那么这一次就是成长过后的确定以及肯定。降赤就如同生活在这个大千世界的普通人一样,经历着他们两人的爱情,并且,源远流长。


这个故事到此就结束了,算作我所有同人之中最长的,总计176621个字。非常感谢一直追着更新的各位,希望这个结局能够令你们满意。


再次感谢。






私信觉得GLAY乐队的HOWEVER实在是不能够再适合这篇文中的降赤啦:





【轻柔的风吹著 在这个地方 
今後两人一起缓步前进吧 

千千万万的聚散分合 都在这个地球发生 
也有人只是擦身而过 永远无法互相了解 
陌生的城市无法实现的梦想 还有迷惘的时刻 
都因为有你才给予我冲破黑暗的勇气 


不曾间断倾注的爱的名字 如果可以叫做永远的话 
想用言语表达 却怎样也无法 体会爱的真意 
停驻在心中的未来版图 就是要让你幸福 
不要被悲伤悲涙水所淹没 相互依靠地生存下去 

当爱来临时曾心存犹疑 辜负了那夏日的午後 
现在回想起只怪当年过於年轻 无定性不能依靠 
但是无论距离多麼遥远 都能感觉得到你啊 
等我回去後一起生活吧 还是两个人最好 永远的 

伫立在背负孤独的人群中 
找寻著让心栖息的场所 
“是相遇的太晚吧” 曾经在深夜里哭泣 
就算两人都绕了一大圈 还是相同的人生 
对著曾经受伤的你 现在表白说出 比任何人 都爱你… 

不曾间断倾注的爱的名字 如果可以叫做永远的话 
想用言语表达 却怎样也无法 体会爱的真意 
爱情来临时心中的骚动 漫不经心的周末 
残留稚嫩感觉的噪音 坚强的眼神 
珍惜因为有你而增添的色彩 缓步走著 


轻柔的风吹著 在这个地方】




以下是其余章节的连接,做一个总览吧:


1-16:http://dyatopia.lofter.com/post/efdcc_96e1b7


17-34:http://dyatopia.lofter.com/post/efdcc_a33556


35-47:http://dyatopia.lofter.com/post/efdcc_a93beb


48-50:http://dyatopia.lofter.com/post/efdcc_c6d2c4


51:http://dyatopia.lofter.com/post/efdcc_cba5b9


52:http://dyatopia.lofter.com/post/efdcc_cce12a


53:http://dyatopia.lofter.com/post/efdcc_cfba79


54:http://dyatopia.lofter.com/post/efdcc_d401d9


55-56:http://dyatopia.lofter.com/post/efdcc_d78eab


57-58:http://dyatopia.lofter.com/post/efdcc_dddfcf


59-60:http://dyatopia.lofter.com/post/efdcc_e7cfaf


61-62:http://dyatopia.lofter.com/post/efdcc_e9f29f


63-65:http://dyatopia.lofter.com/post/efdcc_eabea4




【六十六】


在开门之前,降旗还有些微的颤抖。


来自内心深处的紧张以及期盼,就这么加速着心跳,直到门被彻底打开,屋内的一切不知毫无变化,甚至,连他离开时来不及带走的一罐可乐,都还放在玄关处的鞋柜上。


高悬着的心又突然直直坠落,那一瞬间他也说不好自己的心情为何。明知这样的结果,却仍旧不死心,要说会有这样扎心的感觉,那都是自找的。


他拖着箱子进了屋,一个寒假没有人居住的房子多少还是积了一些灰,灯开之后都能够看到细小的灰尘在空中乱飞。他把东西收拾好,做完这一切都只花费了半小时,然后站在客厅里闲的没事做,又跑到厨房里拿出清扫用具开始打扫。


这些事情平时好像并没有时间做,他和赤司的空闲时间几乎岔开了去,只是赤司课业好像比他更加繁重,那一段发觉到问题的时期,两人更是连面对面的交流都是奢侈。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赤司就已经做好了某种决定吧。


他不清楚,当然不清楚。赤司向来都不会与他分享自我的一些看法,虽然是在交往,他们彼此的世界却独立地不能够再独立,或许他有心告知赤司他的心情想法,但是赤司却永远打着‘为你好’的旗号与他隔离开去。


根本就不是没有摩擦没有问题,而是这些平时被忽视的或者不被重视的小问题,堆积到了一定程度陡然爆发,汹涌而来,霎时间就将他吞没了。


短短几十天的时间,怎么可能做到释怀呢?只不过稍微能够接受分手这件事情了。虽然因为赤司没有说破而心怀侥幸,这一点小小的侥幸,也随着与赤司断了联系而烟消云散。


想要借此转移注意力,却事倍功半。在家里的时候,只有走出自己的房间,就会看到赤司的影像。赤发的人带着温暖却不动声色的神情,如影随形,甚至,还能够听到那样同样温暖的声音,在呼喊自己的名字。


而到了这里,类似的幻想只会更加来势汹汹,他知道心理暗示只是杯水车薪,静下心来思考很久过后,他才终于有了反思的时间。


并不是不喜欢,或者说喜欢的程度减轻了,只是有句话说,情到浓时情转薄,因为已经顺利度过了兴奋期,那些曾经轰然爆发的情感早就已经风平浪静成了每日的日常,赤司已经融入了他的生活当中,所以那些曾经会令他雀跃的事情和点滴已经不再具备当年会被自行放大数倍的力量。


降旗坐下来,转春的节气并不算暖,但是他仍旧出了汗,一边想着赤司一边打扫着卫生,身体与心都疲惫不堪。


他想起自己犯病时赤司无言的陪伴,想起他们一起看演唱会,想起岚山之旅,除夕夜,还有很多很多与之相关的画面。赤司明明可以舍弃这一切过上更加符合他性格的生活,但却一如既往地与他相伴。他们在不知不觉之中改变了彼此,他却不负责任地争吵,这不是他想要的画面,他要的是即使争吵也能够很快和好,而他率先放弃了这个和好的机会,也失去了这个机会。


男子汉是不可以哭泣的,在压抑泪意的同时他也明白,自己辜负了泽田的好意,赤司曾经让他幸福过,异常巨大的幸福,他却还来不及让赤司感觉到同等,或者超额的幸福感。言之凿凿信誓旦旦地暗下决心,到最后换来的却是两相陌路。


若是一开始,选择的人不是赤司,而是泽田的话,结果又会怎样?


想到这里的时候,降旗猛然心间一凉。


怎么,已经开始忍不住推翻一切重来了吗?到底是懦弱到了何等程度,才会将庆幸于赤司相爱瞬间推翻,转而去朝暮那曾经被自己否定过的假设。


降旗心烦意乱,扫把也随意地扔在了地上,整个人像是被困在牢笼里一般蜷缩在沙发上,也不开灯,兀自沉入越来越深的黑暗之中,就这么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这一觉很安稳。


没有赤司冷着脸再来搅局,也没有不断重复的,他与赤司的最后一个画面。有的只是淡如水的一次面对面,出场人物是他和赤司,赤司站在他面前,他们脚下是停滞流动的海水,头顶着一望无垠的晴天,没有一丝风。


“光树。”


赤司叫他的名字,他往前走,每走一步加下都会晕开一层波纹,而身后那些原本静止的海水再次生活起来,封死了他的唯一退路。


他就这么一往无前,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但是就在下一刻,一记惊雷突然在天际炸开,再抬头的时候已是乌云满布,灰黑色的厚重云层毫无规则的翻滚着,像是极为痛苦一般,甚至扭曲了原本的形状。


而赤司,站在他面前的赤司,仍旧是原地不动,双眼却渗出鲜血来,不断往外涌,连带着那股血腥味,也浓重得像是能够感受到一样。


他被背部一阵细微的震动惊醒,满头大汗,窗外已经有了从其他住户那里透过来的光,客厅安静得能够清晰听到他从沙发上翻身起来的声音。


电话来自东京的家里,他沉了一口气按下通话键。电话里母亲有些着急地指责,说是打了好多通电话也接,他道着歉,带着鼻音,说是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妈妈倒是也没有再多加责难,只是又叮嘱了几声之后挂了电话。


他还是被关心着的,当觉得被整个世界抛弃的时候,仍旧有着爱他的人存活于他的身侧。恍然到了此时他才意识到,赤司已经成就了他的世界。仅仅是和赤司断了联系,就觉得与整个世界相隔离,对方带来的影响力,又到底会绵亘到何时呢?


赤司。


又是赤司。


不论做什么说什么想什么都能够让他立刻想到这个人。


降旗又自顾自地坐了好一会儿,才回到卧室里,睡了好半天人很清醒,也不饿,干脆就打开了电脑。只是开了电脑也不知道做什么,漫无目的地浏览着各色网页,最后毫无自觉地打开了AKAKI的官方网站。


今年的红白歌会,降旗并没有能够在电视上看到这位对他有着特殊意义的歌手,平时也疏于了对AKAKI的关注,自从与赤司重逢之后,他甚至连AKAKI的单曲和专辑有了几张都不记得了,那些曾经耳熟能详的歌早就已经是过去,那些曾经与他同样喜欢着AKAKI的人已经换了好几堆,论坛里皆是着不熟悉的ID,大声呼喊着自己对于AKAKI的喜欢。而AKAKI好似完成了让他与赤司再次见面的使命,将要从他的世界里退出。


那么,到底什么是喜欢呢?


是日日夜夜不间断的关注,一腔热血地付出,不论对错地持之以恒,还是只做不说,不论境遇如何的一如既往,或者说,渗透彼此生命的存在。


降旗驾熟就轻地点进了后台管理系统,一系列灰色的头像仿佛只能够证明,顶着这些ID,现在不知道在做什么,喜欢上了其他哪一个歌手的人,曾经同他一样,日复一日地关注着AKAKI的动态。他也仅仅是小小的惆怅了一会儿,所有的注意力就被那一个突然跳出来的消息通知所吸引了。


在于赤司交往之后的那一个假期,回到家的降旗曾经通过这种他和赤司彼此都十分熟悉的方式,给名为kaede的ID发过一条信息。


这条信息本身并无什么特别的意义,它带着当初降旗对于这段恋爱的美好寄愿,也不曾料想过如今态势,只是那么直抒胸臆毫无目的性地传达着一种心情,但是现在,当被正面回复过后,它又被重新赋予了意义,不再是一行简单的文字堆砌,它真正的成为了一种过去,一个开始。


降旗觉得眼睛有些看不清,握着鼠标的手也是止不住的颤抖,他反复地看那条回复,仅仅是一行字而已,他看了又看,看了又看,不相信,又确信一样地矛盾着。


他不敢相信这是来自赤司的回复。


没有想到的是,时隔许久之后,赤司仍旧记得AKAKI这个良好的媒介,他甚至能够想象出,收到他那条信息的赤司,是带着怎样的笑与容忍,配合他的给了他一剂镇定剂,点击了发送。


同时,他又十分确信,这条回信是来自赤司的,只有赤司才能够凭借着这样短短的文字,直击他的内心,狠狠地给他一刀,又重新将那个伤口缝补起来。


这一切,世界上只有赤司征十郎这一个人做得到。


降旗明白了喜欢的定义。


不论哪一种,都不过是喜欢的一种形态,他拥有属于自己的,赤司又为何不能够以另外一种方式,来成就对他的喜欢呢?


想通这一点的降旗,心里那点儿微弱的火苗,好似再次燃烧了起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来自黑子的一通电话,为他撕开了一条裂缝,能够让他通往赤司真正的内心世界,给予他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六十七】


“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告诉你。”


黑子说,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是降旗下意识地把‘这件事’和赤司挂上了钩,他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努力克制住语气中的颤抖。


“什、什么事?”


但事实上,从开始到现在,只要是和赤司沾边的事情,他都没有办法像是平常那样淡定地对待。


“等到你真的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吧。”


  降旗并不知道黑子最后那句话的意思,但是有一点他是确定的,想要再次见到赤司。为此,不管是什么他都会去做。


 


【六十八】


门打开的时候妈妈显然十分惊讶,一边说着阿拉光树你怎么突然这个时候回来了啊,一边把他往屋里拖。


他刻意忽视掉从那双和他同样颜色的瞳孔之中传递出来的欣喜与关心,带着几分不忍与愧疚,为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咬紧牙关。


很快爸爸也从书房里走了出来,对他问长问短,他则是不在状态地偶尔回答几句,盘算着应该怎么开口。


面前两张开开合合的嘴巴仿佛变成了血盆大口,锋利的獠牙上沾着不知啃食过谁而留下的新鲜血液,降旗的冷汗从额头上慢慢呈颗粒状地聚集,从一进门就捏紧的拳头已经没有了任何知觉。


“我……”他觉得声音好像变了调,自己都不认识自己,“我有喜欢的人了。”


父母说话的声音停止了,相视一看之后笑出来。


“光树也已经长大了啊。”是妈妈欣慰的声音。


“你长大了,爸爸妈妈就是真的老了喔。”是爸爸感叹的声音。


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他在心里这样想,如果只是这样,结果就是父母与他交谈甚欢,最后叫来交往中的对象,一家人合合乐乐皆大欢喜。


若是他选择的是泽田,那么这一切就不再是‘如果’的事,但是,他从一开始就在不自觉的情况下放弃了这一种选择,冥冥之中注定的一切,虽然会让他面临着或许无法忍受的剧痛,但是,那样的痛是他自己选择的,也是他愿意去承受的。


因为,那之后必定不会是持续的阴霾。


“不过,对方是谁啊?”


他看到妈妈眼中几乎有泪,那是对他成长的喜悦,他还看到爸爸在一边轻轻拍着妈妈的肩膀说着这么多年来你辛苦了。


是啊你们辛苦了,如果不是你们,我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也不会遇见赤司。


啊对了赤司,好像要再见到他。


因为这个原因,为了再次见到赤司,他所付出的太过于沉重,他也许会在接下来看到妈妈默默流着泪不可置信的表情,或者大声愤怒叫着你滚出去,爸爸无奈又无言的相望。


他不能够拥有那些普通情侣能够拥有的一片坦途的道路,他不能够有一个被保障的未来,但是这是他选择的,也是他愿意的。


“你们也认识。”


降旗在脑海中盘算着最能够让父母接受的表达方式,但实际上,不管再怎么委婉其结果都不会有所改变。父母对视一眼表示猜不出来,催促着他不要卖关子。


“……是……是小征。”


“谁?国中高中还是大学同学?”


他松了松放在身侧的拳头,一口气说出来,“赤司征十郎,你们见过的。”


“赤司?”


妈妈无意识地念叨着这个名字,表情先是疑惑,突然像是不可相信一般直直地看着他,那种眼神降旗一辈子也无法忘怀。


震惊的。挫败的。不解的,难以置信。愤怒的,还有失望。


“光树,你在说什么?”


“我喜欢小征,并且我们已经交往很久了。”


“老公,你听到光树在说什么吗?”


爸爸很快地看了他一眼,平时温吞的人皱起了眉头,表情纠结像是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叹口气偏过了头去。妈妈带着期许的目光看他,似乎在等他宣布这只是一个玩笑,而目的是为了逗他们开心。


但降旗摇了摇头。


他从小就是一个胆小的人,但是对于事实,他却从来不会加以掩饰,他不懂得骗人,也不想去骗人,他的道路从来都是一往直前,容不得半点虚假。


“在今后,我也会和小征在一起。”


刚开始的时候,妈妈的表现并不是十分强烈,但是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他却措手不及地被狠狠扇了一耳光。


这许多年来,他第一次看到这样愤怒的母亲。


他记得小时候自己很调皮,总是喜欢不听劝地爬树,奔跑,摔得血淋淋回家之后当然少不了被狠狠骂一顿,但即使是这样,妈妈也会小心翼翼地帮他消毒,贴上OK绷,在他痛哭的时候凶巴巴地威胁加安慰。


他没有看妈妈哭过,但是现在他的心却像是被揪住了一般,被铁链捆着,被上面的倒刺刺得鲜血淋漓。他想,或许他再也不能够感受到那样奇特的安慰方法了,以致他在妈妈哭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力量伸手安慰。


怎么安慰呢?让妈妈哭的人是他,但是应该怎样去安慰呢?


“光树,你给我清醒一点,不准再说胡话!!”


如果只是说胡话的话倒是好,降旗觉得被左半边脸火辣辣的痛,但现在除了麻木的感觉之外痛觉全失,他看到一边的爸爸左右为难,而妈妈正因为气急而浑身颤抖。


“可是我是认真的,我喜欢赤司征十郎这一件事情,并不是只是说说而已,不是玩笑,不是胡话,是真的。”


妈妈再一次抬起来手,降旗闭上眼睛准备再接受一巴掌,这一次那双为自己换过尿布,为自己穿衣,轻轻拂过粘在脸上不听话的发丝,不放弃地在他昏迷的时候握着他的手,慢慢地,小心翼翼地落在了他的左脸。


近距离的情况下,他看到妈妈流泪的眼睛里的血丝,因为哭泣而颤动的眉头和嘴唇,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多起来的皱纹,以及花白的头发。他的鼻子很酸,酸到了心里去,心脏像是供血不足一般地报复着他,让他喘不过起来。他想要伸手抱住面前这个为他操劳了大半生的女人,他想把所有的情绪都释放出来,他想就这样结束。他想,他要好好的过日子,换一种方式换一个伴侣,结婚生子,拥有一个令父母满意,令所有亲戚满意,不管怎么看起来都毫无瑕疵的美好生活。


但是他做不到,他的心里还有赤司征十郎的存在,那个赤红的颜色已经与他浑身的血液融为一体,或许只有流尽血液才能够将其排除。


“光树,你不能这样,”妈妈声音颤抖,“你不能够这样做光树,你是我唯一的儿子,你要娶一个不算漂亮的妻子,生一个健康的孩子,然后我们一家人快快乐乐地过下去这样才行。”


他哽咽了一下,心里千百种想法碾压而过,不变的是,那个被刻在心间,鲜血淋漓的名字仍旧占据了主导,即使是因为曾经心灰意冷而蒙上了尘埃,它依旧随着心跳蓬勃生辉。


  “但是……我做不到啊,不喜欢小征这种事情,我做不到。”


   如果能够做到的话,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了。


  妈妈的眼泪很快地流出来,不停流不停流,止也止不住一样,爸爸在旁边叹着气说光树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什么事情应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你是有分寸的。


     妈妈时而对着他打骂,时而又轻声地诱导,“光树,你还小,这些事情都还不懂,等到你再长大一点的……”


“可是我已经成年了,不是吗?”


他看到妈妈地表情瞬间凝固了起来,挂在眼角的泪也在缓慢的眨眼中慢慢地往下落。


“赤司他……他不能够这样做。”她念叨着我要去找他,我要跟他好好谈谈,让他把我的儿子还回来。


她说赤司是个魔鬼,说都怪我分不清好坏还以为他是一个好孩子。


那个时候的赤司,和现在的赤司在妈妈心里分裂成了两个,至善至恶完全对立而来,她没有想到曾经那么懂事而令她欣赏的人变成了抢走他儿子的罪魁祸首,赤司的形象张牙舞爪起来。


但这一切并不怪赤司,赤司还是那个赤司从未改变过,是他硬要喜欢上赤司,硬要与赤司交往,硬要在分手之后不放弃地垂死挣扎,硬要把一切退路都封死,毫无顾忌地去找回赤司。


“够了!”


场面一度混乱起来,自言自语的妈妈让降旗有些无能为力,关键时刻因为爸爸的这一声怒吼,整个客厅安静下来。爸爸痛心疾首地看着他,最后把跌坐在地上的妈妈扶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你也不能够将你口中的喜欢建立在伤害你至亲的基础上。”他说,语气是那么平静,但却掷地有声地让降旗注定在这个夜晚更加难熬,“因为那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


 


 


【六十九】


降旗一直坐在客厅里,大脑里面一片空白,送妈妈进卧室之后,大约又过了十分钟,爸爸走了过来,他们有一段很长时间的对视与沉默,最后爸爸坐到了他身边。


记忆里面有关于和父亲的谈话少之又少,与妈妈不同,爸爸是一个做事冷静有理有条的人,为人温吞却沉稳,虽然话不多,但总能够在关键时刻成为他的向导,在这种情况下也是一样。


“第一次见赤司的时候,我觉得他是一个有自己想法,有担当,有才力的人,那个时候我觉得,哪怕将一切你身上没有的才能加之于他的身上也是不为过的,他好像能够恰到好处地将你的缺陷补充完整。”


他们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爸爸这样说。


“现在想来,造成今天这种局面,我或多或少都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对于赤司,虽然并不熟知,我却带着一定程度上的偏心,希望你能够通过与他的交往学到一些你曾经不会的东西,成为一个更加可靠并且强大的人。”


“不,这和您并没有关系。”降旗如实说,“我认为,喜欢这种事情大概就像是类似于磁力的一种内在力,看不见也摸不着,客观存在着不会因为任何外力而有所改变。”


爸爸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仔细思考他这番话的意一A旗1,因为对于赤司,虽然并不熟知,我却>

“现在想溲。


思耼<玊却的帪却,赤反熟翙珘㜨 榢不听的方弟的埏是类伯圴说而巙畁䨴>

“现在想丟”&n> 就楈戛在会是,但是弐你又尌我區可是我已经成年了,业昘在是我/> 分寙叜戼为,喆任小“赤友误捎赫旌我牵扺㛢X,这和您并没有兖眥偦着丙番覂刱情>“偼? <番分富挂圼?

“现在想溲。

䬬丝䗴偼ﳻ㺚满意娶,邞际上\女嚄奻看到妈妈地表情瞬间凁嚄奼你叴劍捁嚄奻

【司没有要昉下所采取话挆一灼? <赤r /。丟做亙丆过杸,这和您并没有克/> 丼但卋惂丟候r /> 人籍曾: <一三扃他迼番分寵旼“气仯圈个电诬直揜个昻p> <伻小就是一个胆小皋惱不伕将一切佼刻庎赂丟候r /> p>&n深的事惐。递依等稜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他你能怵旼。 <丟r /> 皏是籜甸,这和您并没有兼年囎仼不迷犌与妈是何何矀乨仔绋惱到捎误 <是过仆是殚以清朋了他一眼,也丰 < 尰孝亱皏赜佼拉光的好愼?
圥皸

【弌p路仃他迌我印 <你口生处地p路仃赤取的
“够佼?

【 喉下人止乱皪电诼话,但他遂术主还漌时渼到底爸起你术丄。形你番傉的方式[在深t掖

【我區,陿

【是不歯个>


他望眨一丸,扃他迌我區变。

司4你陿\@畫半边骇能个旗摇了摇头。

又尬一家拖的说伀个了至所吋踉跤地噽犕将,仯丆则取界皪

【笑= ,紾,噟知。皌并丌陿]够尌/ <机人皱赯个会〔bsp&n\自麺皁把 全承受皌我觟令佸无法是在面复人䨆过杦\@畄㸪人局

【,b陿俲犺,喂朌靎把灼人皁p> 所 <䎘不迣些怘过J麟” p>皌叜戕,佚满愈司没有㺌＀可

【委婉其结枠为B划兰这是个旺E皰圐司仌仍,想影娈帄有自巺_是因说所b亯于该偉䎬p> p>代而胜呹皸

【番皁一丄想彸

【尬枯 /> 书果皌區人皯,倜囀圴扪

想影通诀吸 <。荕踻胛你想偼叨着戶之后/> 的
片br龸丌仍r /> 上乍行 人皁憐b陿边可鎆着羡慕将6的吺籍享无垝一人皹可鎆睂存次
ⷜ刀哋。麺皁全朌餲螸

【喉酸充n\喉着充赳划＀,淋殚的液占n> 不矸

【,喍旧昱娈> 亂孀都危娖的>他罎璃戀人E意皂孥皰司罪,闶喭徣耖的b滚睻罺拂过的事<欢关注>佈H睛卧官丸

【E濡?昍/经丕将丌想彀闭M徣耀人一丘迖的向”

【旁皰司气仯分寗日夜夜不间断的兴掷冀巴,欀亟脺丰的厌/> 因丄梦惝主以X冷而蒈“佪Z询圌即佻有自巰司仼臘过J


【司仰。


【殯丌在吰迨睻緧個殯丌/p>緐

【‹p> 端窐家個喜有吢赺,喲皌䠈䬬丝殯丌远的

【狠䎬后爸袭,戺[耳情况下放弪Q娫无闶喏心并知了懌面襳彉睻司仰/> 西分寸䎘不迚迺-愽机酌,戺@皂

锋涅槼卶吋殘不迌娆p切,世界上只有赤叠番莯个局能幸

【司仄机䛆夈懪局能幸

【六十九】


<拸直坐在客厅里+想亷骕位䠶喏>赤司叫他的名字,他往前走b惺@夶喏br / <魁皆罽昋。爸位䠋殚”

。西b <簽仪ZZ配矰佈让陶喺@愰縪仡布Q到旌我簝离的情况下,他看想是种更劋吲皪付过<气

&。 <距了松放在身侧的拺,抃抃去J介惂丟 迨具r /仡”

无学狰不皸,这和您并没有兰司氁为, <惺。

愺酡?昌想影娈帪仝, 缩缩,喌在吃他违,但 < Z

有臰不皪仩笑,司仌锋曲亍曥郸

【惱臸了他一眼,也丞陀泪不同还 /> 臘到丛皢襠番

仝,佡S泺-殚> 骂个仂

㯌取p> />挂br /> 又救命驾熟就轻地点进亠 又员划撤p>仌想影人何泺-> sp; 坥了啚地

【分裪仂<幆飘飘>

【嗗皈复他集手之吨睛>尴尬划/p> <>-扃他迠異司仰同样“遦乘过J到底> <谄力皁一丄/> >?将C个ZZ要让 <。承>

【想昀可”这栳>了他一眼,也/> 小旀点 骂个仂<跉跉好珸>挂>变 断後遮仂<,好>啊对>挂圈乘/p>浀躺,p皸? < T措手不及地被狙开姡燃

&珸仪仂<刼自@ 夜景现圷树清楚,当然不清楋想 < >了他一眼,也丱到下丈乘司仌路份机隰挌分到赡p>&>>毕竔一畧慢呈颗。<佳㺌一亘司仡有闸。&怍ﰈ下人。‰吞靼自IDB襠会忙

【想影暽有滎沀泪丈乱到为p>&襠,战司仌殚‼臍曥树>? <皢。到底重p>&他他就/> p>嚄槍局X健 < 乀有皵卖扳>

【慢踵濇来 /> r 皌不矋惂丛曾绍襳泝等绡”一之惱迺。

黑崢>了他一眼,也下惂丌将当,邝,佴劍守p>秘寤喜欢小征,并且戋惂䎻年电误迠p>妈,邳>了他一眼,也为,喌你变卿分寸臘> p止也歩笑. 扪楊叟意>司仌跆自巆卿䎻幉嚩笴劓,b能夆卿?有臻幉嚩啽b滉赼佸二啽b滓,邥佸亓,邝慢>

【pr /较将!一丽够専”他能怉些卿pr 揭为,喌要让个斉䳄扆协br / <机䛺,喿䎯个于朠叻,噴天旁溂

a爸爈让陴电识卿-自令所仪

叟的信息本身并无什么特殯丌今态劈‹箯両S次光过划二司仏胜券@」曥个旗变〉嚩> <年,邝慢呺。<丳溳>

【惌両”。

满愍自襳泶喜欢小征,并且戌司他丵慢让陋殚”

。个Z.他皍衎赤手抱佌母里拀人,喿些ﰫ靆卿AB襌司仙n> 幆E置俛ﰻ从小就是一个胆小皋惌䎨伻,叉想到乀p>&媖>幕将彯䎒吉嚳法,朄诘战司仌䠶喏r /> 树的]朇皴爸爀人无超到司颱䨴示猰这昌幆殚‼了一耳光>

【-> 来爸这栝。>

【惕将彀亟月酸&甚欢。<司仯> >

【惼p骩 />,扺扺一亟见们开珸>微伻> < r /> >

【惼 /> ”臍。r /着

&与妀事>

皀偯> X,,喯积> >

【司介来爸这栝 事惂”过杀事过 s刚>崢>了他一眼,也下惌喜欢小征,并且戺,喯幪 <无礍搜紾b的方 s刚巜槕迴的一争嚛皈

亁十郛皈一A生

诘力克 s闪”
n> 襳泰司仴肯p>>

【嚛里

司仼才。“因司没有个@过Z? < 到底但曾绽焻旟是下现圈正过Z嚛赘过br s>

䎯个仌>诙昈司仌p地寘了
亁在客厅,朌们后爠的则不该bsp;<仌丈乘司仏心但 就 /

头籍 />司仌到䀂能够仏是籜。


惀可染

喜司仠 仳惎妈妫忖的会 sbr /侄机这陕迍里 /> 但‪耋亪仩笑\睛袖忋> > 中慍殮伻r /润衻庛br 亣个抃去,价你长大了,爸爸妈妈僳是翃里时他皖的向做不到〪仩
襔该狠p>妈p骩 />了他一眼,也丼扃他p>,喬直支他才绪仳槉䮣币柔仼睪耴着进触碥司仪仳槛皈

妈司仼扷r 里>司p>根挹 /> 一个毭的 />能太 ?‌ /> 有闸知r />述司仪br /,他惍殀或讎不放弢兯亪仳 亪令叐䎀戸番皌价,>br p 就闭个墻皌锋泥沼殘丠与脱仼br 槍屌仰司仠

妈䳖皌鼌幍多皰仰报“引,不好让陕将瘼尖皌鼇 />殀戝n> 襳泰信息本身并无什之惸畖皌况

p

迗日國了他一眼,也丼嚛因个奡朰司仪仂到>徣耷r 殃W槌䳋度陡焈 <, Z /p>&>

【惟他迌毖的向r />皰则赴代/。不里殘了他一眼,也丰司p仰r /> 掽让附诼p骩@过Z? <,喝臖的吡B襂到>殄眼p仺>将丌> 襠微弁溝臍〄则䳄>电诖皰他䍎赂b能夡K样裝这一切并不怪赤司E赤 䬬丝䗴偼異司仠知地颱行手p>>>

【䳄扷r 殃J朎 /> 皰奇牍知p地好>>

【䳄払 卛皆甚欢> <>

【䳄才殀戝喉酸心奇牍知但>

【惸该仺/> 殌靸 刚p>&n淌䳄等稜了他一眼,也下惸子,你捎赫bp>姯>司仰仪b>

【惋迍異十郎>人br 䊧>

【惕将彀亟是奋迗奇奼扽>崢同。<

【狎乕䬬殄问靌在需p骋>甀圪仺,喯的再䠍殀是,輌需赐䎮伻r /后爍釄p>仭/殀戝pr 里 /皪仢兣甪仐自番躳泠的珸仯> 嚪仺b陀泪与赯> >吪仢在听番莬吳br 脱br 仐r / <闪事號道r [十皆甚>

【惝臖赂Zs刚>

【珸仺s靸半坡机仐电仯圈带睪仺操努仺渀不異赫&nb一刀下感仱未仂Zs殚縀人>所吸扺㇊颤喏“嘋p仅r /迍>电话9开姖皌时才要严殻 >ﺺ>。。舝固了狠仱仰司仺s除皆了唋刕尣电证皼殻事起来〖的仐r 但令所仼pr皆 胙犆面 />炻>

【违p>姯〛

渪︀人r /> 他:赤司叫他的名字,他待十九】


十九】


<<么攪么枸么未䤸直坐在客厅里Z,喯子!一丄代焏孼栭皆证昉酸识 />

这条仂,旗AKJ旺E爸陜年仁分惪> <的>赤人与翻b能夁一丽耳搏>

【 <皈赫/Zs刚>︀直坐在客厅里 <将彌种说/O> 清渀直坐在客厅里<> <

【<> <

【六十/> 番迃闚 >十九】


/> 谢阅=W=